•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 比利时恐袭案或致欧洲旅游业受挫(图)
  • 来源: 南方日报网络版     时间: 2020-08-14 10:07:18
    【字体:

    贺州假证制作【无须打开】【電V芯同号:132√1267√0309】☆代办全国各种证件☆,【信誉第一】,【质量可保障】,【高防制作】,【精诚合作】。


      

      

      

    原标题:落马官员如何当庭“赖账”?

    5月16日,备受关注的“五毒书记”深圳市政法委原书记蒋尊玉涉嫌受贿案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检察机关指控蒋尊玉涉嫌收受财物共计超过7000万元。

    2014年10月,时任深圳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的蒋尊玉被广东省纪委带走。据媒体报道,办案人员在其住所搜查时发现,蒋尊玉家中书柜里摆放的不是书籍,而是烟酒、玉器、古董,放在床头的唯一一本书刊还是“少儿不宜”的读物,甚至还布置了一间佛堂,供奉着十几尊佛像。

    在16日的庭审中,蒋尊玉被检方提出14宗受贿指控,其中有4宗指控受贿金额超过千万。但蒋尊玉当庭翻供,称检察机关指控的多数受贿是其前妻、女儿收受或中间商人李卫平所为,他并不知情。

    在庭审中,起诉书显示蒋尊玉通过李卫平接收贿赂大约3000万元,还收受1000万港元交由李卫平保管。法庭上,蒋尊玉否认通过李卫平收钱。而对于指控其女儿收受100多万用于学费,其女儿夫家表妹结婚时收了40万元礼金,蒋尊玉一概辩称不清楚。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在庭审中,当庭“赖账”的落马官员不少,理由也各异。除蒋尊玉外,还有陈柏槐、薄熙来、谢亚龙、许永盛、成克杰等官员,在庭审时利用自我辩护的机会当庭“翻供”,以争取减轻处罚。

    陈柏槐

    “十八大后首个不认罪老虎”

    2014年12月23日,湖北省政协原副主席陈柏槐滥用职权、受贿案在福州中院公开开庭审理。

    陈柏槐受审

    陈柏槐受审

    福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称,2004年至2008年,陈柏槐在担任湖北省农业厅党组书记、厅长期间,违反国有资产和土地管理有关规定,徇私舞弊,授意、批准将农业厅下属事业单位湖北省畜禽育种中心的国有划拨土地640余亩,非法转让用于经营性开发,给国家造成经济损失人民币6.1亿余元。

    检方还指控,2003年至2013年,陈柏槐利用担任湖北省农业厅党组书记、厅长和湖北省政协副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为武汉佳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深圳泰然公司等单位和个人在土地转让、项目开发、企业经营、工程招标等方面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其妻非法收受上述单位和个人的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283万余元。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发现,针对滥用职权、受贿两项罪名指控,陈柏槐全部予以否认:起诉书指控其滥用职权没有证据证实,其审批都是依照程序进行,也未给国家造成重大经济损失;其在侦查阶段关于受贿的有罪供述系特定情况下作出的虚假供述,从未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过利益,认定其受贿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

    2015年4月17日,福州中院一审判处其有期徒刑17年。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因陈柏槐没“按套路出牌”,当庭翻供,被称为“十八大后首个不认罪老虎”。

    谢亚龙、许永盛

    两人都称曾遭到“刑讯逼供”

    2012年4月24日,备受关注的中国足球打假反赌扫黑案最后一批案件全部审理完毕。据媒体报道,当日庭审出现了“意外”。

    当公诉人宣读起诉书后,中国足协前副主席、足管中心前主任谢亚龙对检察机关起诉的12项罪名表示:“我是在遭到了殴打、侮辱,家人生命安全受到威胁的情况下,才在审讯阶段承认那些罪行的。其中的绝大部分都是虚假的、不真实的。”

    谢亚龙

    谢亚龙

    据媒体报道,当天庭审进行了9个多小时一直到晚上6点多。一审法院针对谢亚龙的翻供进行了庭审调查。公诉机关当庭提供了证人证言及相关书证,证明被告人谢亚龙没有受到刑讯逼供。经法庭质证,法院采信了公诉机关的上述证据,“否定”了谢亚龙提出的被刑讯逼供的意见。

    2012年6月13日,谢亚龙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20万元。违法所得人民币114.6万元、美元2万元、欧元6000元、港币2万元依法予以追缴,上缴国库。“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谢亚龙获刑后在燕城监狱服刑,后与薄谷开来成为“狱友”,因表现良好在狱中获表扬6次、减刑1年。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在庭审时突然宣称遭遇刑讯逼供而“被迫”承认犯罪事实,当庭翻供,成为众多官员推翻指控的手段之一。

    2016年2月23日,继刘铁男案后,国家能源局原副局长许永盛受贿案在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开庭审理。与刘铁男出庭时的态度截然相反,许永盛对其涉嫌受贿的指控当庭予以否认。

    据媒体报道,许永盛在庭审时被指利用职务之便在多个电力项目审批中受贿人民币557万元,按摩椅一台,共计561万元。

    许永盛

    许永盛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许永盛针对指控当庭翻供,除承认按摩椅为朋友赠送外,否认全部指控,当庭要求对证人进行测谎,并称其所谓供诉和亲笔供词,“是遭到了刑讯逼供,办案人员以其妻子和儿子要挟,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违心做出的”。

    对此检方表示,所有证据均由司法机关依法收集、合法取得。目前,许永盛案尚未宣判。

    薄熙来

    “不记得、不知道、不清楚”

    一些官员在侦查过程中曾经作出有罪供述,但庭审中突然“健忘”,以“不记得、不知道、不清楚”来辩解,典型代表是薄熙来。

    2013年8月,济南中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薄熙来受贿、贪污、滥用职权案。

    庭审时,薄熙来在回应多项贪污受贿指控时,多次称“我不记得,我没有印象”、“不清楚”、“不知道”。

    曾任大连市城乡规划土地局局长的王正刚,出庭作证时说,2002年,为了向薄熙来表达提拔任用的感谢,他想将500万工程款送给薄熙来贴补家用,薄熙来让他跟薄谷开来“交接”。

    薄谷开来证实称,薄熙来让她和王正刚直接谈,并对她说,“王正刚可以帮帮你的忙,给你一笔钱,数额挺大的。”

    开庭前,薄熙来也曾写了亲笔供词,“我同意王正刚去找薄谷开来商量,开了口子。王与谷商量后,我也没去追问,放任了此事。此款已进入我妻子的相关账户,造成了公款私用。”

    检察机关从多家银行调取的转账凭证也表明,从2002年5月到2005年3月,500万元工程款陆续全部转到了薄谷开来指定的账户。

    庭审时,围绕500万工程款的证据链完备,但薄熙来仍辩解说记不清,“我现在印象模糊,在组织审查我的时候他们提到过这个事,其实我印象里已经没有这个事情了”,“我记不清了,但办案人员向我提示后,我模模糊糊记得有这个事情”。

    对于自己的亲笔供词,薄熙来辩解称,是在承受极大压力之下写的,“笔录从头到尾我都坚持没有贪占这笔款子的主观故意。我懊悔的是自己马虎大意太粗心了,当时在这个问题上没有把好关。”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在最后陈述阶段,公诉人表示,根据“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和国家法律,被告人罪行极其严重,又拒不认罪,不具有法定从轻处罚情节,必须依法从严惩处。

    2013年9月22日,薄熙来一审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后薄熙来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10月25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薄熙来案二审公开宣判,裁定驳回上诉,维持一审无期徒刑判决。

    成克杰

    几乎推翻了以前的全部供述

    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成克杰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因触犯刑律被判处极刑的最高级别官员。

    成克杰曾任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主席、第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1993年至1997年,成克杰利用其担任自治区政府主席的职权,单独或者伙同其情妇李平收受款物总计人民币四千余万元。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检方在初次提讯时,成克杰对自己所犯的罪一一交待,对要否聘请律师的询问,成克杰说:“不请,我犯了罪,我负法律责任,我接受国家的一切处理。我不愿在法庭上与党辩论。我已年近古稀了,我不会再给党抹黑。如果法律规定必须请,我就请。”

    而在法庭上,成克杰却来了个急转弯。他几乎推翻了以前的全部供述,认为自己的行为只能算是工作失误,“我以前的供述是为了承担所有责任,而我今天的供述是为了实事求是。我一直在向中央深刻检查,表示愿意将我们的不义之财交还国家,我是在拔高自己。以推理、假设说明我受贿我是不能接受的。”对于情妇提供的证据,他直接说,“纯粹是胡说八道,不符合事实。”

    2000年7月31日成克杰因受贿罪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后成克杰提出上诉,8月22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刑事裁定书,驳回成克杰的上诉,维持原判,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9月7日,最高人民法院作出刑事裁定,核准成克杰死刑。9月14日,成克杰被执行死刑。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实习生 何强 校对:郭利琴

    编辑:戴玉玺

    旅欧大熊猫“阳阳”和“龙徽”在美泉宫动物园完成自然交配(组图)

    原标题:台世卫大会代表演讲:自称中华台北没提台湾

    虽然台湾新一任政府此前强烈抗议在“一中原则”下参加世卫大会(WHA),但蔡英文当局派出的“部长”今天(25日)发表演说时,直呼“中华台北”,连“台湾”都不提。不过,演讲结束后,林奏延首度向媒体证实,曾提交所谓“抗议信”。针对台湾参与WHA相关情况,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今天再次重申,我们坚决反对任何在国际上制造“两个中国”、“一中一台”和“台湾独立”的行径。

    直呼“中华台北”

    据台湾《联合报》5月25日报道,“卫福部长”林奏延25日站上世卫大会讲台发表英文演说。林奏延在演说中除介绍台湾的全民健保等制度外,还表达期盼持续与全球伙伴紧密合作。值得注意的是,整个演说中,林奏延以“中华台北(Chinese Taipei)”自称,连“台湾(Taiwan)”都未提到。

    唯一一次提到“台湾”,也是林奏延在讲到全民健保目前已涵盖99.9%的台湾人民时,他使用的措辞为“台湾人口(Taiwanese population)”。

    林奏延发表演讲

    报道还称,相较于马英九政府时期,如前“卫福部长”邱文达2013年世卫大会的英文演说中,还3度提到“台湾”。这次,林奏延会前还打算说几句台语,最终也没能兑现。

    虽然会前世界卫生组织(WHO)干事长陈冯富珍向台湾发出“一中原则”邀请函,但林奏延并没有在会上表达任何抗议。据台湾“中央社”报道,林奏延演说中首先感谢陈冯富珍与秘书处对推动中华台北持续参与WHA的努力;致词结束时,林奏延还呼吁,“请WHO及各位会员国支持中华台北的2300万人民,能稳健参与WHO相关会议及活动”。

    对于这次演讲,林奏延可谓精心准备。据台湾《中时电子报》报道,这份讲稿经过一再修改,迟至演讲前1小时,林奏延还在与政府高层通电话,字字斟酌;此外,林奏延还在房间、大会会议室一再演练,到了大会会场,依旧嘴巴念念有词,不断演练。

    曾提交“抗议信”

    诚然林奏延并未在演讲中表达抗议,但事后却首度向媒体证实,曾提交所谓“抗议信”。

    据《旺报》报道,林奏延25日晚间正式证实,本届大会两岸双边会谈机会已破局,但他“不会遗憾”。

    林奏延表示,双方代表已互相释出善意,台方代表团参与大会一切顺利未受阻。而且,台方其他团员私下也利用机会与陆方代表团员接触,“不能说完全没有交流”。

    此外,林奏延首度对外证实,已于23日中午由本人亲自向世界卫生组织法律顾问提交“抗议信”,信件内容包括抗议邀请函“迟到”,以及大会置入“一中原则”。该信函将由法律顾问转交陈冯富珍。

    林奏延声称,WHA是专业的国际会议,与政治、“一中”无关,不接受邀请函加入“一中原则”。

    对于这次与其他国家进行的双边会谈,林奏延声称,截至25日已举行45次,对次数和质量都很满意。其中,与美国会谈花了25分钟,和日本用了46分钟,交谈均取得具体成果。

    在今天举行的国台办记者会上,有记者提问,在WHA的大会上,台湾如果有机会演讲,可能会提出所谓的“主权抗议”。对此,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表示,国际社会普遍奉行一个中国政策。我们坚决反对任何在国际上制造“两个中国”、“一中一台”和“台湾独立”的行径。

    蓝绿反应大不同

    对于这样的结局,蓝营给予了肯定。

    与会的国民党“立委”陈宜民表示,林奏延的演说让世界看到台湾医学的进步,除了细数包括全民健保,传染病防治,整型外科手术及器官移植等台湾医疗卫生功劳卓著的表现,更承诺未来要让台湾过劳的医师加入“劳基法”,解决台湾血汗医护问题;演说内容值得欣慰。

    亲民党团干事长陈怡洁认为,这次林奏延能顺利站上WHA讲台发表演说,让专业务实说话,充分展现两岸自制,盼未来新政府也能在这样的气氛下,积极争取参与国际上世界卫生组织、国际民航组织、国际刑警组织等组织。

    不过,绿营却不买账。

    赶赴日内瓦抗议“一中原则”的“时代力量”“立委”林昶佐表示,虽然林奏延在演说中强调了台湾的医疗水平可以为全球贡献心力,但不应该因为政治干预而只能以观察员的身份来限制台湾参与,这也是台湾两千三百万人的共同心声。

    林昶佐还声称,在林奏延之前,已经有许多“友邦”相继挺台湾,且常用“Taiwan”来取代被矮化的“Chinese Taipei”,反而林奏延自己的讲稿完全自称“Chinese Taipei”,这实在令人失望。

    解读新闻热点、呈现敏感事件、更多独家分析,尽在凤凰网微信(ID:ifeng-news),请扫描二维码关注。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南方新闻网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南方新闻网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南方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