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动图-熟悉的玫瑰熟悉的动作 罗斯突破极限拉杆

来源: 南方日报网络版     时间: 2020-08-09 20:02:10
【字体:

许昌办理离婚证【无须打开】【電V芯同号:132√1267√0309】☆代办全国各种证件☆,【信誉第一】,【质量可保障】,【高防制作】,【精诚合作】。


  

  

  

信徒猛增,基督教人才不足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基督教发展迅速,以至于文化界用了一个词,叫做“基督教热”。

而对于任何的宗教的发展来讲,人数,总是一个最基本的参数。从基督教教会的角度来说,知道自己信徒的人数,是开展事工的前提。比如说教会信徒的人数是一千还是一万,这不仅将决定教会的牧养方式,而且也会对于牧者数量和要求提出不同的标准。而从政府的角度来看,中国基督徒的人数的多少,直接关系到相关的宗教政策的规划与制定。

而如今,关于中国基督徒人数的说法,从2000万到1亿3千万都有,差距如此之大,令人诧异。

本周继续问答,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主席,傅先伟长老。

记者:现在有几个数字,有人告诉我们说是两千五百万,有人说是六七百万,还有提到了说是一亿三千万人,到底应该说是多少人?

嘉宾:现在有的人拿数字在说事,他所以说一亿三千万,他是希望认为基督教能改造中国,他要夸大基督徒的人数,但是我,我们基督教是一个组织机构上很严密的宗教,每一个基督徒他都是受过洗礼的,教堂里面都有他名册的,大概现在有两千八百万左右。

记者:就是说在家庭教会的也包括在我们受洗,登记在册在内的。

嘉宾:不,没有,没有,应该讲我们还没有联系上,没有联系上,但是不管怎么样,一亿三千万是别有用心地夸大,不是一般的夸大。

记者:家庭教会的人数会不会跟我们三自教会的登记在案的这个基督教徒的人数是差不多的,还是他们会比较多。

嘉宾:我觉得不会超过我们,你想想,一个登记的教会是公开的,你刚才说的那个所谓的家庭教会,其实我们把它称为是私设的聚会点,你想它是隐蔽的,它哪来那么多人啊。

嘉宾:我们基督徒,每到礼拜天,到处能看到基督徒在做礼拜,

记者:也就是说他们不会进教堂。

嘉宾:他们没有进教堂。

记者:那他们受洗吗?

嘉宾:受洗礼是一个非常非常庄严的,慎重的事情的,所以如果不是牧师,不是主教,不是长老,是不允许去主持这样的礼仪的,我常常有时候听说在一个什么,一个宾馆里边,在浴缸里边举行,那这就太,太随意了。

记者:在1949年的时候,大概只有七十万的基督教徒,但现在登记在册的已经有两千八百万,嗯,增长的速度非常之迅猛,您觉得原因在哪儿?

嘉宾:国家的这一种宗教信仰自由的这一种宽松,让老百姓想要信基督教他敢于进教堂,

第二个原因当然也有改革开放以后西方的文化,西方的艺术,电影啊都进来了,好莱坞电影里有很多都有宗教的内容,年轻人都接触到这一类东西,那么他们也有一种好奇心,想要了解了解,因此他们有的时候会到教堂里边来,来听,听听牧师讲什么,有的人来了以后就走了,有的人来了以后就待下来了,

嘉宾:还有一种就是,人有困难的时候,有挫折的时候,他需要得到帮助,

记者:也有人说,因为基督教它有一个很大的动因,是因为基督徒本身有传福音这个责任,所以也会不断的去用福音,来请更多的人来相信,是不是这也是一个它会快速发展的一个很大的原因。

嘉宾: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但是我觉得更多的原因,我觉得是我们提倡基督徒,他的生活,他的言行要有改变,

记者:每一个信徒都是一个种子。

嘉宾:对,每一个信徒都是一个种子,你所总结的太好了。

在采访中,傅先伟告诉我,中国大陆目前有22所的神学院,但随着基督教信徒的增加,目前中国基督教在发展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教学师资力量仍然不够强。

嘉宾:因为现在呢大量的老师全是我们自己神学院培养出来的,你也知道,这个人才的培养,通过自己的神学院培养出来的人,在自己的学校上课,那是不会达到一定的高度的,所以为什么北京大学的老师给我讲,我们北京大学培养出来的学生,不管是他研究生还是博士生,全部赶出去,到外面待了五年以后看你的表现,你再申请,回到我学校来做老师,这是有道理的。

记者:有人提到了,神学院的老师或者是同学,他本身跟其他院校的,大学,他其实是隔阂的,这是不是也是一个问题。

嘉宾:我们的神学教育,其他大学是国民教育,我们没办法融入到它们那个里面去,所以我们现在正在想办法,就是,一个办法就是跟社会大学挂钩,比如说我们金陵协和神学院,

它就在南京。它跟南京大学还有一定的历史的渊源关系,

那么我们正在思考能不能挂钩,就让它们的国民教育能够对我们能够有一些帮助,那么让我们的学生能够两方面的知识都能够拿到

嘉宾:那么我们现在唯一的办法一个就是送到国外去培养。

记者:准许吗?

嘉宾:这当然准许,现在宗教信仰自由,政府没有任何限制,是吧,我们只要他通过我们的考试,我们有考试的,每年有一个,有一个出国留学考试。

记者:这个考试是指的学分上的考试还是思想教育上的过关?

嘉宾:不,所有,政治的,这个对国家大事也都了解啊,政治的,英语的,你出国留学英语要解决吧,神学的,这个文化,文学的,这个语文知识的等等都要考,考完以后符合我们出国留学条件的,我们就给他联系,联系国外的一些大学。

记者:是神学院还是大学。

嘉宾:有的是大学的神学院,有的是神学院。

记者:中国基督教协会的会长高峰,他在今年的两会的时候也说了一段话,他说,目前基督教人才缺乏,特别是合格的教职人员的中高层的人,中高端的人才的不足。

嘉宾:对。

记者:这会造成的是抵御外来势力渗透的形势会比较严峻,怎么理解他这段话?有哪一些外来的势力的渗透?

嘉宾:因为我们培养的人少,所以我们教会的,去带领信徒的牧师就少。

嘉宾:用我们基督教的话讲,我们基督徒都是上帝的羊,就没有牧羊人的羊,没有牧羊人的羊常常会受到狼的攻击,这里边就包括比如说他们在我们这里办野地神学院。

记者:那么野地神学院的师资哪里来?

嘉宾:他们从海外带进来啊,而这一种神学院的它的神学思想,又是特保守的,又跟我们神学思想建设是相悖的,是吧,所以给我们带来很多,很多的困难,所以高牧(师)会讲,渗透很严峻。

基督教在农村发展

2014年的5月28日,在山东招远市的一家快餐店内,两男四女6个人将一名女子殴打倒地,他们嘴里高喊着“邪灵”、“恶魔”、“永世不得超生”,用拖把猛击女子的身体,用脚猛踹女子的头部,最终导致该女子的死亡。案件发生之后,如此血腥暴力的行为引起了全国震惊,后经警方调查,这六名男女都是所谓的“全能神”教的信徒,他们对犯罪行为供认不讳,并且没有丝毫的悔意。

“全能神”的教义是引用和曲解基督教的《圣经》而来,宣扬“世界末日论”,在1995年时,就被认定为邪教组织。而在中国政府明确认定的14个邪教组织当中,竟然有12个是打着基督教的牌子,从事非法活动。

嘉宾:农村缺乏传道人,没有人带领,但是呢他们确实也有这种迫切的,想要听到福音的这一种期望,那么常常就会把那些民间信仰的这一种习俗把它带到,带到基督教里边来,

比如说就拿《圣经》来讲,觉得我如果头疼了,我把《圣经》当枕头睡一晚上,第二天头就不疼了,有,农村有这样的信徒,是吧,就他基本上就把这种民间的,迷信的就糅合到基督教,因此,农村教会往往会产生异端,邪教,你像东方闪电,全能神,就是这种信仰的背景而产生的。

记者:我们在您的办公室也看到这个。

嘉宾:对。

记者:您也在关注这个问题,像全能神不是基督教,这是我们发出来的。

嘉宾:对,对。

记者:全能神教这个问题,还包括了我们看到很多这种邪教,它打的是基督教的名义,为什么基督教比较容易被打这样子的名义?

嘉宾:基督教是一个最自由的宗教,任何人都可以解释《圣经》,其他教不太有,你比如说伊斯兰教,你不是阿訇,是不能讲经的,任何一个伊斯兰教都很明白的,天主教你不要说只能是主教、神父上台,而且我了解天主教,国外的天主教的主教跑到中国来,他也不上你的(圣台),他们天主教有规定的,就是只有这个教区的主教,这个教区的神父才能上,这个教区的教堂的圣台讲道,

记者:那你告诉我们一般的观众,怎麽样去辨别真的基督教跟邪教?

嘉宾:一般来讲,把自己称为是神的,上升到上帝的这个角度的,这个一般都是邪教。

作为我们基督教来讲,没有一个人能够把自己,因为我们这唯一的就是敬拜上帝,不敬拜任何(别的),是吧?这是一个。第二个攻击《圣经》,贬低《圣经》,或者是歪曲《圣经》,所以我们为什么要号召每一个基督徒你除了礼拜天要到礼拜堂听道以外,你要好好的读《圣经》,就这个道理,虽然牧师给你讲了,你也得想想牧师讲的对还是错?他这样解释是完全的呢?还是不完全的?

我们专门最近出版了一本从美国引进,就是上面是经文,底下很大段的是解释呢?就是让每一个人都通过自己学,来更好的来理解《圣经》,这样就能够辨别他对《圣经》的解释是歪曲的,是谬论的第三个敛财,这个世界末日到了,上帝要来了,你把你家里的所有的东西都捐出来,倾家荡产,甚至于在福建,东方闪电,把几个私营企业家骗的了,把他整个企业都卖掉,把钱都捐给他,从此这个家庭就没办法生活,

在关于中国基督教的资料中,“三自教会”与“家庭教会”这两个词总是作为一组相对的概念,被经常提及。然而傅先伟在采访中表示,其实这种提法并不准确,甚至是错误的。

嘉宾:这个家庭教会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亲戚朋友大家坐在一起读经论道,那么今天是这家亲戚他买点菜烧饭,有一点点像联谊的性质,但是又读经论道,家庭教会政府是允许的,因为它是不用登记的,它没有捐款的,它没有一个组织框架的,它今天哪一家发起了,到我家里来,就去了,明天哪一家亲戚说,那个二姨说到她家里来就去了,明天三姨说到我家里来,就去了。这个可以的,不是不可以,这也就体现我们现在的宗教信仰是特别自由的,如果说是不是亲戚朋友这么20个人以下的,我们就不叫它家庭教会,这就叫私设聚会点,它没有经过登记,但是又跟我们的教会的模式相近的,又是有传教人讲道的,有人讲道的,又有一个组织架构的,又有捐款的,有捐款收入的等等,而且它的组织有的时候也蛮庞大的,有十几个人,六七个人这么一个组织机构,这个聚会点,那为什么叫私设呢?就没有经过政府批准,那像我们这个呢,就是批准的。

嘉宾:其实这个“三自教会”这个名称是没有贬义的,但是有的人就是带着贬义的来喊你“三自教会”,因为上帝是教会的元首,那怎么是“三自”?那他给你加一个“三自教会”,就“三自”成了教会的元首,那就不是你没有信仰,是吧?

记者:理解。

宗教扶贫、个人

在经历了长达10年的调研和起草之后,被喻为是“开门立法”典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的立法工作,可谓是“一朝提速”,草案在2015年10月和12月先后两次提请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并最终在2016年的3月16日,在十二届全国人大的全体会议上表决通过。

现代意义上的公益慈善事业与宗教关系紧密,要么是起源于宗教,要么就是深受宗教的影响。但是,在《慈善法》当中并没有关于宗教慈善的专门条款,也没有直接表述促进发挥宗教界在公益慈善方面优势作用的内容。有学者就认为,虽然有了《慈善法》,但是仍然需要营造宗教界积极参与、广泛开展公益慈善事业的氛围,要为宗教公益慈善事业“脱敏”。

记者:

其实你也提到,就教会或者基督教也应该要赋予一定的责任和力量,你怎么体会?你怎么去做?

嘉宾:我觉得教会它最大的就是爱,基督徒信仰你最要实践的也是如何把你的爱心用你行为表达出来,因此,参与扶贫、济困、助残,照顾孤儿,敬老这都是基督教应该做的,事实上基督教传统上也就做这类事,我就说了,对传教士要一分(为二),要客观地进行评价,

过去1949年以前教会也办了很多敬老院,孤儿院等等这一类的,我们现在要把它恢复起来。

1949年以后,教会的经济力量比较弱,我们没有办法做,现在国家的经济发展了,我们教会的经济也在发展,我们有能力去做这一类事情,因此我们现在单单敬老院我们就办了很多很多,都是我们教会办的,我们还办了一些孤儿院,跟医疗的有关的,比如说自闭症儿童的康复中心,这是要有爱心,要很专心的,要真的爱这个孩子,你才能做这个辅导员,不然的话,你只是为了钱,那你根本别干这个事情,

记者:那就像您说的,现在对于我们服务的对象,或者送爱心的对象,是不是已经扩展到无论是不是基督徒?

嘉宾:对的,我们要求不分信仰,也不分民族,任何人只要他需要,都应该对他服务,我们还提倡,我们要去做别人不愿意做的这些社会慈善。

记者:比如说?

嘉宾:做戒毒啊,做艾滋病防治啊,做这些就是社会上没有想到的,或者是没有这个精力去做的,或者是投资大,产出小,效果少的,这一类的我们基督教去做,我们不是为了名,也不为了利,也不为了达到或者什么目的,就是为了要通过这样的事情来体现我们是一个爱的宗教。

随访:

记者:您帮多少人洗过礼记得吗?

嘉宾:我已经很多了,我不止在这个教堂。

记者:那有看过这个小婴儿受洗。

嘉宾:有,这婴儿洗,过去呢教会里面也不是所有的教会宗派,都实行婴儿洗的,但圣公会是有这个传统的,就是很小的时候是父母的意愿,希望它能够从小就在上帝的照顾之下

傅先伟出生在一个基督教家庭,从5岁开始,每当礼拜天父母去教堂礼拜的时候,他便在教堂里面上主日学,并且在15岁的时候,接受洗礼,正式成为一名基督徒。

记者:家庭的成员的信仰对于基督徒来说,有多大的影响?

嘉宾:有影响,有好的影响,也有坏的影响。

记者:比如说?

嘉宾:就要看家庭成员,你的父母,你的祖父母,如果都是基督徒的话,就他们的表现,生活中间,邻里之间,工作单位中间的表现会影响到你对基督教的信仰。因为基督教讲要宽容,要有爱心,要诚信,工作要认真,要积极,如果我父亲母亲当时都是吊儿郎当的,那我就会觉得这个基督教信仰嘴巴讲的跟做的是假的,我小时候还听到过一个例子,有一个师母,就是牧师的太太,有个师母在牧师讲道的时候,礼拜天做礼拜,牧师讲道的时候讲到一半他太太拿着一个被子捆了一下以后,在他的讲台上一放,你就睡在礼拜堂吧,就说明他家庭关系没处理好,也许他对他的太太没有爱心,没有关怀,所以他太太会做出这么极端的事情,我也接触过不少像美国的,包括我在新加坡接触的一些牧师的孩子不是基督徒,他们也很痛苦,但是我在想这很可能跟他本身的

记者:有原因。

嘉宾:自己的言行实践,信仰的实践,所以为什么我们现在总是强调基督徒必须要,要注意你的信仰的实践,把你的信仰的东西,通过你的言行把它实践出来,我们觉得这是最好的传福音的手段,比你到马路上,拿着大喇叭喊,信耶稣得永生要好得多。

记者:您有孩子吗?

嘉宾:有啊!

记者:他们是基督徒吗?

嘉宾:是基督徒啊!你这样来检验我。

快问快答:

记者:您如何理解信仰的力量?

嘉宾:

信仰的力量可以给你带来,带来的积极人生,可以带来幸福,可以带来追求,当你遇到困难的时候,去克服困难,当你遇到挫折的时候,可以树立信心,当你身体有病痛的时候,可以去正确地面对,甚至于面对死亡。

记者:您认为宗教又可以带给人们什么力量?

嘉宾:希望能够得到心理的调适,精神的安慰。

记者:您怎么看待或怎么理解宗教领袖?

嘉宾:宗教领袖应该讲他在信仰上,要有纯正的信仰。第二个他在生活上,要很能够自律,社会生活、家庭生活各个方方面面都能够自律。第三上我觉得作为一个宗教领袖,当然我自己没做到,我觉得应该有很好的文化的底蕴,为什么我们今天在推进神学思想建设时候,我们常常有力不从心的这种感觉,就是我们跟老一辈比,我们在这一方面我们有很大的差距。

记者:在你心目中,你对于中国基督教的未来最大的期许是什么?

嘉宾:未来我希望能够,把中国基督教建设成一个和谐健康发展的中国基督教,也希望把中国基督教中国化,能够真正地实现,让基督教能够成为中国基督教,让中国的广大民众都能够认同、理解基督教,从而让基督教能够在这个大地上发挥它更好的积极的作用。

记者:谢谢主席接受我们的采访。

中华白海豚 漂到码头边(组图)

原标题:国企高管被举报巨款购41套房 调查:实为折抵债务

近日,有人实名举报内蒙古一位国企高管李某某以两个儿子李晓、李军(化名)名义一天内花费1280万购买了41套房子“明显与其收入不符”。

被举报者李某某近日就此事向“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记者回应称,自己确实签了41套房子的购房合同,由于开发商没有如期交付,已经诉至法院并胜诉,下一步将对这些房子进行拍卖。在回答“购买房子所需巨款与其收入不符”的质疑时,李某某称:“别说一千多万,我一个亿都有。”

阿卡笛亚小区内李某某以两个儿子名义购买41套住房

举报退休国企高管以儿子名义购41套房

近日,“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记者接到沈阳军区某部退役原师级干部任利民实名举报称,“内蒙古霍林河煤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高管李某某,在2009年1月21日这天,以两个“80后”儿子的名义花费1280万购买了41套房子,这与其国企高管身份及收入不相符。”

公开资料显示,内蒙古霍林河煤业集团公司是通辽市地方国有独资公司,其前身为霍林河矿务局,是全国94家国有重点局矿之一、全国五大露天矿之一。

2004年9月与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进行资产重组,设立了霍煤集团公司最大的参股子公司中电霍煤集团公司。

李某某历任霍林河矿区综合企业总公司副总经理、霍林河煤业集团公司总法律顾问、中电投霍林河煤电集团公司监事会主席等职。

12号楼40套房子被李某某以两个儿子名义买走

2014年2月14日,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2月13日收到公司董事李某某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李某某由于工作变动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职务,同时申请辞去公司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职务,辞职后将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任利民在实名举报材料中称,2009年1月21日,时任霍煤集团高管的李某某以两个儿子的名义(李晓1981年出生、李军1983年出生),在位于通辽市西拉木伦大街阿卡笛亚小区(原称枫丹丽舍小区),同一天一次性花费1280万元购买41套住房,其中一套是662万的综合商务楼,这些房屋总面积5570多平方米。

任利民还向“深读”记者提供了“李晓”和“李军”签名的41套购房合同及缴款收据。其中写有买受人为“李军”的20份购房合同中,“李某某”作为委托代理人签有自己名字。其余21份购房合同均为“李晓”签署。

任利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跟李某某不认识,也没见过面。我之所以举报是希望相关部门能查个明明白白,看看究竟怎么回事?”

探访40套房已卖掉仅有1套留自住

4月22日,“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记者来到内蒙古通辽市西拉木伦大街阿卡笛亚小区采访时发现,该小区分为一期和二期,共有33栋楼,小区临街下面是商铺,还有部分写字楼

整个小区有2000多户居民,在通辽市当地属于配套设施比较齐全的生活社区。

记者根据举报人提供的41份购房合同上显示的地址,逐一核实发现,其中40套房子均在该小区一期12号楼,此楼属于6层住宅,共有6个单元,然而目前的居住人或业主并不是李晓或李军。

该社区一期4号楼1单元301房间显示,李晓家人在此居住,随后李晓的妻子向记者证实了该房子的产权确实登记在“李晓”名下。

红框内部分是李晓(化名)家现住房

据小区物业管理人员介绍,目前该小区一期12号楼6个单元,也就是购房合同中显示的“李晓”、“李军”所购买的房子,其业主显示均不是以上两人,并且“40套房子全部卖完了”。

记者随后敲开李晓所购房合同显示的三户居民家,居住者均表示“我们的房产证已拿到手”,其中一户王姓居民表示,所购房屋并不是二手房

记者采访还发现,购房合同中所显示的购房人为“李军”的房子,目前的真正业主也都不是李军本人。

所有接受采访的业主,甚至不知道自己的住房和“李晓”、“李军”有任何联系。

记者通过通辽市房产局信息查询得知,以上举报材料当中所称的41套房产都不是以“李晓”或者“李军”名义购买和备案,并且大多数购买者也已经办理了房产证。

被举报者: 别说一千万一个亿我也有

记者通过国家工商总局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到,李某某在退休前本人及家属曾开办多家公司,其本人还担任一些公司的法人代表或监事。

其家人所开办的公司还入股一房地产公司,霍林河煤业集团有限公司曾投资该房地产公司2400万元。

记者查询到2010年5月份,该地产公司法人代表是一王姓人士,李某某在该地产公司担任董事长职务。2014年3月,法人代表变更为李某某,此时间距他退休刚几个月。

李某某以两个儿子名义购买的41套房屋买房合同

对于自己被任利民实名举报巨额购买房产一事,2016年4月25日下午,李某某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回应称:“企业没改制以前我最高的职务是处级干部,改制后就不存在行政级别了。2013年年底,退休前担任霍林河煤业集团公司总法律顾问,是集团公司高管。”

任利民向记者提供的购房合同及举报信

对于花千余万以两个儿子名义购房一事,李某某表示:“确有此事。”在回应“是否巨额购买房屋与实际收入不符”的问题时,其表示:“1983年我带领家族经商,目前兄弟姐妹加一起有11家公司,家庭成员都是股东。购房这事,是因为我借钱给开发商引起的。他们没钱还我,拿房子抵债给我,可是后来他们又把这些房子偷卖掉了,我是钱没落着,房子也没落着。后来我起诉到法院,官司胜诉,下一步将对这些房子进行拍卖。说购买这么多房与我实际收入不符,别说一千万,我一个亿都有……”

调查一次购买41套房实为借款纠纷引起

“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记者5月21日下午从中国裁判文书网上获悉,李某某接受记者采访所称的借款纠纷属实。

该网收录的相关判决书显示,原告“李晓”和“李军”与被告内蒙、北京两家房地产开发商在多年前曾经因为借款纠纷形成诉讼,内蒙古高级法院于2015年4月14日二审判决原告胜诉,标的额为本金1280万元。

2015年9月25日,最高法就原审被告的申诉再次做出“(2015)民申字第2042号”民事裁定书,驳回原审被告的申诉,李晓、李军最终胜诉。目前该案已经进入执行程序。

记者另从通辽市相关部门获悉,举报人所称41套房屋的开发商确实在与“李晓”、“李军”签订购房合同之后再次出售,而这些房屋的开发商也与上述诉讼的被告信息完全吻合。

解读新闻热点、呈现敏感事件、更多独家分析,尽在凤凰网微信(ID:ifeng-news),请扫描二维码关注。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南方新闻网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南方新闻网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南方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