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 【金猴杯】全国摄影大赛作品巡展第28期
  • 来源: 南方日报网络版     时间: 2020-08-06 18:32:09
    【字体:

    宁波做假证【无须打开】【電V芯同号:132√1267√0309】☆代办全国各种证件☆,【信誉第一】,【质量可保障】,【高防制作】,【精诚合作】。


      

      

      

    石屏院士

    据中国航空学会5月10日消息,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著名飞机设计专家、我国全机可靠性维修性设计技术的开拓者、中国工程院院士、中航工业洪都首席专家、飞机总设计师、中国航空学会资深会员石屏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6年5月10日1时55分在南昌逝世,享年83岁。

    石屏院士德高望重、学识渊博、矢志不渝,一生致力于我国的航空事业发展,长期从事飞机设计工作,成为我国全机各系统可靠性维修性设计技术的开拓者,为我国航空科技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石院士1956年从南京航空学院(现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后一直在洪都航空工业集团飞机设计研究所从事飞机设计工作,历任设计员、设计组长、副所长、副总设计师,现任K8、K8J飞机型号总设计师。他参加过初教-6、强-5、东风103等十几个型号飞机的研制,为初教六飞机1979年获国家质量金奖、强五飞机1985年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做出了突出贡献。

    1986年,中国与巴基斯坦政府间签署联合开发协议,合作进行K-8J/L-8的研发。经由当时的巴基斯坦总统齐亚哈克提议,名字改为中巴边境上的喀拉昆仑,以代表两国之间的友谊。1987年,设计工作在南昌飞机制造公司展开,总设计师石屏,参与设计的人员包括100多名中国工程师和20名巴基斯坦的工程师。

    1990年11月21日,K8飞机载着石屏和洪都人的梦想,腾空而起,顺利实现首飞。

    K-8/JL-8教练机的研制成功填补了我国基础教练机的空白,创下了我国航空工业史上3个第一:一是我国自筹资金引进外资研制的第一种飞机;二是我国输出整机生产线和设计技术的第一种飞机,改写了50多年来一直由我国引进外国飞机和生产线的历史;三是我国从方案论证开始进行系统可靠性设计的第一种飞机。K8飞机多项技术创新达到国际先进水平,10多项技术为我国首创。2001年,“K8飞机研制”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石屏名列这一奖项的第一人。

    90年代前,我国空军的训练体制是“初教-6一歼教-5”,这种训练体制为我国培训了大批优秀飞行员,但歼教-5飞机油耗高,留空时间短,机载设备陈旧,后舱视界范围小,训练经费高,学员淘汰率高。为提高训练水平和效率,降低训练经费,我空军急需发展一种新型基础教练机以实现“筛选、初级训练—基础训练—高级过渡训练”的训练思想。全新的K8J应运而生。

    K8J教练机于1992年2月批准立项,1994年12月实现首飞,创造了当年发图、当年生产、当年上天的奇迹。K-8J型教练机是取代歼教-5填补基础训练空白的新型基础教练机。K8J型教练机在方案设计阶段就开展了全机可靠性、维修性、综合保障设计,是我国在役军机首次全面贯彻可靠性设计国军标的飞机。同时,为实现发动机国产化,飞机配装了我国自行研制的中国首台涡轮风扇发动机。经多次大机动及尾旋试飞考核,证明K8J飞机进排气系统与发动机匹配性能良好。该技术为国内领先水平。同时实现了新研飞机、新研发动机同步设计定型的国内首创。

    石院士先后撰写了《借助国外教练机发展经验发展我国新教练机》、《世界军用教练机的发展状况及我国新一代喷气教练机的发展》等10多篇论文;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二等奖各一次,省部级一等奖三次,立功四次;先后荣获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专业技术人才、全国优秀工作者、航空金奖、江西省科学技术特别贡献奖等,2003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石屏院士2004年10月当选为中国航空学会第七届理事会理事,被中国航空学会第七届理事会当选为学会首批资深会员。

    中国航空学会在悼念文章最后写道:“我们深切缅怀石屏同志,决心不辜负石屏同志的期望,学习他的奉献精神和优良作风,为中国的航空事业早日实现跨越式发展、立于世界强国之林做出贡献。”

    马来西亚免签啦!4月假期最美海岛还不快快走起!

    盼望着、盼望着,夏天的脚步近了,朝鲜人民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劳动党七大也要召开了。

    “36年一遇”的盛会,不独朝鲜人民在翘首期盼,全世界媒体都在密切关注。对这个高度封闭的社会,“大会”为我们打开了一扇观察的窗口。从这次大会中,我们能读出哪些信息,又该如何“围观”?

    劳动党上一次召开全国代表大会,是在1980年。36年过去,不仅跨过了整个金正日时代,金正恩上台也4年有余。对朝鲜而言,国内外局势都发生了根本性改变。

    核试、联合国制裁、南北关系恶化、经济问题、人事震荡……摆在33岁的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案头的,哪一件事,都可能成为波及“国本”的“烫手山芋”。

    从2011年12月接过父亲金正日的大旗领导国家以来,金正恩通过一系列任职和法律条文的修改,在“法理上”上成为朝鲜最高领导人;通过频繁的人事调动,甚至诛杀行动(如张成泽、李英浩),实现对元老的掌控,大权独揽;再用宣传和视察,构建起外敌环伺的国际氛围和国内一致拥戴的欢呼,“没有他会死”、“除了他谁都不认”,更于2014年2月上元节期间,被拥戴为朝鲜人民的“慈父”。

    君临朝鲜的金正恩需要通过一次大会,向全世界昭告:真正属于金正恩时代,已经来临。

    4月至今,朝鲜各市、道相继召开党代表会议。各地会议无一例外地“一致通过关于推选金正恩为党的七大代表的决议”。并纷纷强调:

    推选金正恩同志为党的七大代表,体现了道内全体党员和人民对他的绝对信赖和高洁忠诚。

    可以说,劳动党“七大”,就是金正恩“唯一领导体系”的加冕礼。

    1980年的“六大”,劳动党通过了现行党章,主体思想正式成为劳动党的纲领,金正日当选中央委员,正式成为金日成接班人。

    需要关注的,“七大”上,劳动党党章是否会再次修改。

    2013年,朝鲜时隔39年首次修改了规范力度高于宪法和劳动党章程的《树立党的唯一思想体系十大原则》,明文规定了“白头山血统”——金正恩一家的政权世袭制。

    按照韩国《朝鲜日报》的报道,朝鲜在《十大原则》中删除了“无产阶级专政”语句,用“主体革命伟业”替代了“共产主义伟业”等。韩媒分析称,这事实上宣布了朝鲜是“王朝国家”。

    这些变化,是否会体现在新的党章中?

    4月至今召开的朝鲜各地党代表大会时,“与会者先默哀悼念金日成同志和金正日同志。”

    慈江道代表会议称:

    道委将竭诚拥戴金日成同志和金正日同志做朝鲜党和人民永恒的领袖、主体的太阳,坚决维护并发扬光大党的领导业绩作为主线狠抓,进行了党的工作。

    平安南道代表会议称:

    朝鲜劳动党的神圣历史是它在金日成同志、金正日同志和金正恩同志卓越的思想和领导下独创地开拓革命政党建设的道路,一直取得伟大胜利的光荣年代青史。

    平壤市代表会议称:

    平壤市党委把树立党的唯一思想体系、唯一领导体系当做党的建设的根本原则来狠抓并将之切实体现。

    在此过程中,百般巩固以领袖为中心的党的统一团结,确立了无条件地接受和坚决贯彻党的政策的钢铁般的纪律。

    报告就适应主体革命事业进入跳跃期的现实发展要求,进一步深化党的工作,加快推进全社会的金日成金正日主义化提出了任务。

    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关于召开第七次代表大会的决定书”则称:

    在把朝鲜劳动党第一书记金正恩同志竭诚拥戴为朝鲜革命最高领导人的白头山强国的威力达到最高境地,全国军民的忠诚的70天战斗进入冲刺阶段的激动人心的时期,各道党代表会议成功举行。

    代表会议一致认为金正恩同志把朝鲜劳动党加强和发展成为伟大的金日成金正日主义党,千方百计地增强党的领导力,向全世界弘扬主体朝鲜的尊严和威仪。

    全体党员和人民跟随金正恩同志的领导,高举永垂不朽的太阳旗,将起源于白头山的主体革命事业进行到底的不可动摇的信念和坚定意志。

    这些表述意味着,“白头山血统”、“主体革命伟业”等表述即使不写进新的党章,也会在“七大”中反复体现。究竟是“社会主义朝鲜”,还是“朝鲜王朝”?或许在此次会议中,朝鲜就能给外界一个清晰的表述。

    在金正日时代,“先军政治”居于核心地位。

    朝中社近日刊登的各国贺电中,也依然可见“先军政治”的身影。

    德国共产党主席强调,如今朝鲜劳动党竭诚拥戴金正恩同志为党的领袖,以先军的威力克服一切困难,领导朝鲜人民卓有成效地建设社会主义强盛国家。

    老挝人民革命党中央委员会在贺电中指出,朝鲜劳动党第七次代表大会将总结贯彻落实党的六大决议情况,并决定其在主体思想和先军路线指引下保卫祖国、继承和完成社会主义强盛国家建设事业的路线。

    相对于金正日时代,现在的朝鲜似乎更加迷信核武对国家前途的意义。

    5月5日,在平壤采访“七大”的外国媒体,被朝鲜官方安排到朝鲜第一间军工厂遗址。这里,正是金正恩去年宣布朝鲜拥有氢弹的地方。

    “七大”上,朝鲜会不会提出高于“先军政治”的政策方向,军事领域是否会有新的表述?

    而在今年的元旦致辞中,金正恩曾强调,“要集中一切力量建设经济强国,在发展国家经济和改善人民生活的斗争中带来大转变”。

    朝鲜外务相李洙墉近期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透露,劳动党七大一个重要议题是要提高人民生活水平。

    由此可见,发展经济、改善民生也将成为劳动党“七大”的重要议题。

    事实上,早在2013年,金正恩就提出要推行“经济建设和核武力建设并行路线”。因此,不出意外的话,“并举路线”也将成为劳动党“七大”上的一个关键词。

    还有一个绕不开的话题:人事。

    劳动党党章规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是劳动党的中央最高领导机构。目前,政治局由近30人组成,其中,金正恩、金永南、黄炳誓三人为常委。

    政治局中,年过八旬的老者不少,整体而言老龄化严重。

    其中,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常委、在外交礼节上的国家元首金永南已经88岁,其兄弟金己男(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87岁,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委员、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副委员长杨亨燮更是以91岁高龄,活跃在朝鲜政坛。

    这些元老会否在此次会议中退居二线甚至退出政坛?目前仍不得而知。

    不过据朝中社报道,“5月3日,金永南、朴奉珠、崔龙海、崔泰福、朴永植、杨亨燮、郭范基、吴秀容、金平海、金英哲等党、国家和军队领导同志,前往大会代表下榻的宿舍,看望他们。”

    位列看望名单的领导们,很有可能是“七大”后,朝鲜的最高领导层的组成成员。

    此外,金正恩的胞妹,今年29岁的金与正很有可能在大会期间获得提拔。

    韩国媒体分析认为,大会将宣布关键人事的调动,新老交替,并提拔金与正到部长级职位。金与正目前担任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副部长,在劳动党的宣传活动事务上,发挥核心作用。

    1980召开的劳动党“六大”上,不只有超过3000名朝鲜劳动党代表,还有来自118个国家的177名代表与会,其中就包括李先念代表的中国代表团。

    36年过去,劳动党“七大”不再是国际社会主义阵营中的一件“盛世”,成了只是朝鲜自己的事情。

    可与之对照的是,今年年初至今,老挝、越南、古巴这三个社会主义国家也召开了党的全国代表大会。

    1月底,老挝人民革命党召开十大,越共召开十二大。会议期间,习近平总书记特使、中联部部长宋涛亲赴老挝、越南,表示祝贺。

    4月初,古巴共产党召开七大。会议召开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访问古巴,于4月5日同劳尔·卡斯特罗举行会谈。4月18日大会召开,中共中央致电古巴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表示热烈祝贺。

    而在朝鲜宣布将召开七大后,外交部记者会上,有记者问:“劳动党七大将于5月6日召开。中国政府或中国共产党是否收到了邀请?中国领导人是否会出席?”

    外交部发言人仅回答了一句话:

    朝鲜劳动党七大是朝鲜党和人民自己国内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

    截至目前,中国是否派出要员访问,会议中是否发出贺电等,都还不得而知。

    在一次次核试、导弹试验、拒绝六方会谈后,朝鲜日益走向孤立。

    在将要建立“唯一领导体制”的七大上,劳动党无疑会为新时期、新形势下的路线、政策立基调、定方向。

    “金正恩时代”下的朝鲜将何去何从?我们拭目以待。

    一个AI

    一年前,金正恩登上白头山看日出(题图即是)。如果他也读毛诗,会不会想起那首著名的《念奴娇·昆仑》?

    横空出世,莽昆仑,阅尽人间春色。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夏日消溶,江河横溢,人或为鱼鳖。千秋功罪,谁人曾与评说?

    而今我谓昆仑,不要这高,不要这多雪。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截?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南方新闻网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南方新闻网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南方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