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 北京本周末将迎首个祭扫高峰 公交线将增运力
  • 来源: 南方日报网络版     时间: 2020-08-13 17:00:29
    【字体:

    马鞍山补办毕业证【无须打开】【電V芯同号:132√1267√0309】☆代办全国各种证件☆,【信誉第一】,【质量可保障】,【高防制作】,【精诚合作】。


      

      

      

    破败的窝棚中,小梅和父母一起吃饭,稀饭配野菜就是一顿(李文泰供图)

    原标题:永春一家父癫母痴三口窝棚藏身7岁女孩和狗吃一碗饭

    东南网5月20日讯(海峡都市报记者陈莹钰 吕波文/图)27℃的中午,头发花白的李荣火穿着厚厚的风衣,坐在泉州市第三医院的走廊里。

    十几年了,他的头发没洗也没修,在侄子李文泰的剃刀下,终于“刷刷”落地。等觉得热了,李荣火脱下外套,露出身上脏乱的短袖。

    他57岁了,却有一个扎着可爱冲天辫的女儿,叫小梅(化名)。小梅拿着一张高速过路费的发票,折着纸飞机,纸飞机在走廊里飞来飞去,她的小身影就跟着跑来跑去……她,才7岁。

    小梅那双清澈的大眼睛,还看不懂爸爸和别人的爸爸有什么不同——衣服脏乱、偶尔情绪失控,可她就喜欢围着爸爸转,因为爸爸疼她。

    她的家,癫父路边捡来一个妈

    小梅一家三口住在永春蓬壶镇八乡村龙坑自然村。

    最近,一段有关她的视频看哭了数万网友。视频中,小梅的父亲李荣火患有精神疾病,母亲有智力障碍,一家三口住在窝棚里,稀饭和野菜是他们的三餐,小梅时常吃小狗吃过的饭菜,用同一个碗。

    昨天上午,在堂哥李文泰的带领下,小梅跟着父母一同来到泉州市第三医院。李文泰托人找了医生,想给李荣火看病。

    在医院的走廊里,小梅的母亲蹲在地上,呆呆地看着女儿,嘴里偶尔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没人能听懂。她瘦小的脚套在不合脚的鞋里,鞋子又脏又旧,左脚鞋坏了,整只脚露在外,她就拖着破鞋走了一天。

    “这些衣服很多是他们捡来的,女孩的衣服有的是好心人给的,有的是邻居孩子长大穿不了换下来给她的。”小梅的堂哥和堂姐说,小梅的母亲是十多年前李荣火在路边捡的,有智力障碍,不知道出生地、年龄,也没有生活自理能力,更别说照顾父女俩。二十多年前,李荣火开始出现精神问题,受了刺激就会情绪失控,甚至打骂人。

    李荣火看到小梅脸上有伤痕,满是爱怜

    她出生,父亲捡来刀砍断脐带

    “这孩子能活到今天,是命大。”回忆起小梅出生以来所发生的事,李文泰记忆犹新。

    2008年的一天,早上9点多,小梅出生了。那天天有点凉,李荣火从路边捡了个刀,将女儿脐带砍断。出生6小时,小梅一句哭声都没有。

    李文泰当时在泉州上班,听到消息赶到永春,已经傍晚5点多了,“小梅嘴唇和脸色都发黑,浑身脏兮兮的,有些屎尿。”李文泰赶紧将孩子用温水擦洗干净,喂了点奶粉,抱到床上,盖上几层暖棉被。半个小时后,小梅才发出第一声啼哭。

    李文泰刚松一口气,李荣火闻讯赶来家里,看到女儿没了,情绪激动,护女心切的他,憋足了力气追打李文泰。

    从小,小梅喝着田里的水长大,不到2周岁时,她喝了田里喷过农药的水,中毒了,肚子鼓得圆圆的。“我抱她去县和市里医院,不是排不上号,就是说没救了。”李文泰说,后来他用土偏方泡水给小梅喝,没想到小梅竟然慢慢消肿。

    从小,父母不懂给女儿换屎尿裤,索性让她光着身子,冬天天冷,小梅竟然连感冒都没得过。

    她眼中,爸爸就是爱她的爸爸

    李文泰的回忆被小梅的脚步声打断。

    李荣火站在窗户往外看,小梅放下手里的纸飞机,向父亲跑去。她依偎在爸爸身边,个头刚高过窗台,看爸爸看的风景。

    不一会儿,她拿着皱巴巴的纸伸向父亲,小声地叫爸爸帮他折飞机,李荣火接过,耐心地低头折着。

    看诊时,小梅始终黏在爸爸边上坐着。突然,李荣火发现女儿嘴角边比前两日多了处疤痕,“这个是怎么回事?”说着,用黑乎乎的双手抬起女儿的下巴,小梅没有回答。

    李文泰说,李荣火虽然有时候疯癫,但对妻女很疼爱,说要带他来泉州看病,他执意坚持把妻女带在身边,每日三餐,都是李荣火烧火做饭。

    昨天下午6点多,看完病,李家人从医院启程回家。经诊断,李荣火有精神分裂症,医生建议先服药治疗,并辅助以社交训练,定期复查。

    小梅一家的视频在网上传开后,已筹到几千元捐款,李文泰说,这笔善款将用于李荣火的初期治疗。昨天下午,还有爱心人士驱车到医院,给他们送去新衣服和食物。

    比起同龄人,小梅不太愿意说话,临走前,海都记者和她挥手说再见,她却腼腆地低下头。

    相关报道>>>

    父患精神分裂症母智障小梅,还有很多人在关心你

    一家三口住在简陋的石头房

    七周岁半,正是一个孩子边上学边玩玩闹闹的年纪,但永春蓬壶镇八乡村龙坑自然村的李萍梅(以下简称小梅)还不知读书为何,更从未享受过同龄人的快乐童年。

    她出生时,患有精神分裂症的父亲在家里用一把生锈的剪刀将脐带剪断,母亲智力障碍,虽有着一份与生俱来的母爱,但因本身生活无法自理,不懂得照顾女儿。就这样,小梅跟着一对爱她却不懂得照顾她的父母在贫困的环境中长大。

    好在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好心人关注这个特殊的家庭,村委会也正帮小梅上户口,让她有望重拾应有的孩童幸福。

    一把生锈剪刀带小梅来世上

    在八乡村龙坑自然村的一处山坡上,盖着一幢简陋的石头房,房屋三面用石头砌起,简陋的木板做屋顶,房屋没有门,里面就摆放着一张肮脏的床,没有通电,也没有一样家具,这就是小梅从小生活的家。

    小梅的父亲李荣火早年患上精神疾病,之后也渐渐没有劳动能力。十多年前,他在蓬壶镇上遇见了在路上游荡的小梅的母亲。她智力低下,不会说话,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小梅的父亲见她孤身一人,自己也还单身,就将她带回家一起生活。

    小梅的堂哥李文泰介绍,在小梅之前,她的父母就生育过两个孩子,但因不会照顾,孩子都先后夭折。

    李先生还清晰地记得,小梅出生在家里,那天早上小梅的父亲是用一把生锈的剪刀剪掉她的脐带,将她带到这个世上,却不懂得给孩子包裹衣服。李先生闻讯后从泉州一路赶到永春,当时已是下午5时许,全身赤裸的小梅已经被冻得脸发黑、嘴唇发紫。他赶忙给孩子清洗掉身上的粪尿,包上带来的衣服,喂奶粉,过了半小时后,孩子才发出了生下来的第一声啼哭。

    一家三口到医院检查

    一锅稀饭往往能吃上两三天

    李先生说,小梅的父母虽然都知道疼爱女儿,却不懂得照顾她。小梅的父亲近几年因病情加重,也不会种田劳动,只靠发放的低保金,每月买米和盐来维持生计。

    家里没钱买菜和肉,一家三口天天吃稀饭加盐巴,小梅的父亲煮好一锅稀饭往往能吃上两三天,因他精神不正常,常把饭煮得半生不熟。“煮好的稀饭人也吃,狗也吃,有时给狗吃了几口后再拿给小梅吃。”李先生说。

    李先生说,小梅的父亲一直是用稻田水煮吃的,小梅两周岁时,有一次稻田里有人喷了农药,父亲不知道,用有毒的稻田水煮饭给她吃,结果孩子肚子胀起来,送到永春县医院治不好,又连夜送到泉州市区的医院,但挂急诊一直排不上号,焦急的李先生只好先将小梅抱回他在泉州市区的租房,用永春当地的土方子给孩子煎水服用,庆幸的是小梅肚子慢慢消了下去,隔天也可以吃稀饭了。

    “孩子从小靠天生天养,冬天里也赤裸着身体在水沟里洗澡,有时都没怎么穿衣服,却也没怎么感冒生病。”李先生说,因常年营养不良,小梅的母亲虽40多岁,却已头发花白,牙齿也掉了许多,她父亲看起来也越发瘦弱,庆幸的是小梅身体没有出什么大问题,平日里也能跑能跳,也会和父母嬉闹玩耍,显露出孩子的天真无邪。

    一锅稀饭是一家人主要的食物

    一家人困境引起各方关注

    李先生说,从小看着小梅长大,她的生活环境令人揪心。而今年小梅父亲的低保又被取消了,一家人的生活陷入了更深的困境。此前,他将小梅一家的情况发到了朋友圈,前几天永春公益爱心人士姚志坚了解了小梅的情况,他花了两天时间记录下小梅一家的生活情况,制作成纪录片上传到腾讯视频,引发了众多人的关注,截至昨晚点击量已破30万。而这两天,姚先生和李先生一起帮小梅一家发起轻松筹,也得到很多人的支持。

    考虑到把小梅父亲的疾病治好是当务之急,昨天上午,小梅的亲戚们驱车把小梅一家三口带到泉州市第三医院。经检查,小梅父亲患有精神分裂症,目前医生建议先服药治疗,辅以社交技能训练和职业技能训练,并要定期复查。昨日下午,有爱心人士在问询后,还赶到医院,为小梅一家送来了新衣服和食物。

    八乡村李主任介绍,近几年,村委会也一直联系一些爱心组织来关心小梅一家。小梅父亲的低保是在4月份统一核查时被取消的,之后村委会也向当地民政部门反映了小梅一家的情况,并帮他们家申请到临时补助金。去年11月份,村委会按“旧村复垦”项目规定,发放了两万元启动资金,帮助小梅一家重建新房,经商议,新房将建在她父亲的大哥家旁。村委会也正着手帮小梅上户口,等户口落实后,如果小梅父亲病情好转,以后就可以边照顾小梅边让小梅上学。

    爱心账号

    【开户行】建行鲤城区涂门支行

    【户名】李文泰(李萍梅堂哥)

    【账号】6217 0018 3002 4886 759

    【备注】本账号为资助李萍梅一家专用账号。由姚志坚、李文泰、八乡村委会主任和永春三中团委书记王老师四人共同监管使用。

    来源:东南早报

    荷兰足球巨星克鲁伊夫去世(图)

    原标题:媒体:向贪官行“雅贿” 竟然敢送一堆赝品

    撰文| 孟亚旭

    一幅贪官的“雅贿品”,创下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司法拍卖平台的最高价纪录。

    这幅《诸君一笑图》落款为当代著名画家黄永玉,拍卖前经专家鉴定为赝品,起拍价仅为3100元,却在5月3日拍卖时被众多竞买人激烈争夺,经过180多次的加价,最终被一名竞买者以10.09万的价格拍得,溢价率高达32倍多!

    有没有搞错,出高价来买赝品,这是怎么回事?有分析称,虽为赝品,但也具备一定的观赏价值,竞买者或许看中了这方面的价值。

    司法拍卖平台的截图

    司法拍卖平台的截图

    政知道注意到,这幅画的主人是江苏省盐城市政协原副主席徐超,已因受贿被判刑。2011年,徐超妻子在家中收受了某公司负责人所送的画。身陷囹圄的当事人一定没有想到,这画竟然是赝品。

    最近还有一件有意思的事是,广东省委办公厅原副主任、省公安厅原党委副书记蔡广辽被控受贿案5月13日在广州中院开庭。

    “戴包包”的赝品大集合

    说到“赝品”被拍出高价,徐超可不是第一位,还记得前几年的“网红”“戴包包”吗?

    2009年8月27日,被网民称为“戴包包”的温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原主任戴国森被抄没的22只名牌包等赃物被公开拍卖,也曾引发市民疯狂抢购,这场温州史上最热闹的拍卖会吸引了690多人次参与竞拍,拍品成交率100%,短短1个小时,总共114项物品拍出117.8万元!

    是不是比《诸君一笑图》的网上拍卖热闹多了?

    这位“戴包包”的拍卖会现场中,也有书画,落款为著名书画家沈鹏、范曾等人的近20幅“名家书画”曾备受关注。虽然拍卖行人士及有关书画评估专家明确称:除齐白石的“一只虾”是真品外,其余“全是赝品”,挂出的每件参考价基本上低于200元,最低的甚至只有40元。

    “戴包包”赃物拍卖会

    “戴包包”赃物拍卖会

    但政知道没想到的是,这些书画却以拍卖参考价十几倍甚至830多倍的价格成交!当时看热闹的人马上瞠目,“这幅署名是范曾的字画起拍价才60元,后来简直拍疯了,飙升到了5万元。”这些人或许是抱着捡漏的心态,觉得贪官的赃物里应该会有好东西,但实际上,贪官收受的“雅贿”也有很多是假的。

    一张画成为控辩双方争议焦点

    在热衷接受“雅贿”的贪官中,字画、玉石都属高频词汇,比如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收受字画、玉石等物品近200件,价值1300余万元;再比如在重庆司法局原局长文强的赃物展示会上,就展出了36件现代工艺品、9件文物和69幅字画。

    值得一提的是,在当年文强受审的法庭上,控辩双方曾就一张画爆发了激烈的争议,这幅画就是张大千的青绿山水画,是文强单笔受贿中最大的一笔。在公诉人出示的鉴定结论书中,重庆市价格认证中心将张大千的画归入文物之列,鉴定其价值高达364万。

    最终重庆法院对涉案的364万元字画未予以认定。为啥?当时法庭请国家文物局专家进行了鉴定,专家的鉴定结果是:文强收受的“青绿山水画”为普通赝品,且非高仿品。

    文强在“风雅圈儿”中混迹那么久,应该还是有点儿眼光的吧,而且据称,重庆市公安局公共交通治安管理总队原副总队长赵利明送画时,随画一起还送来了鉴定证书以及37万余元的价格标注,文强问道“这是不是张大千的画呀,现在哪有那么多真的呀”。

    文强收受的张大千的画

    文强收受的张大千的画

    瞅瞅,还当真是赝品,连高仿都不算。

    顺道提一句,很多“风雅贪官”都喜欢收藏张大千的作品,但也有的官员却把送到手的张大千画退回去。

    徐州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丁维和就曾主动退还了一幅张大千书画作品,但先别为他叫好,他主动退还的原因并不真的是“无欲则刚”,而是“害怕”。 “张大千的画很贵重……我担心出事就把画还他了。”在丁维和被讯问时,坦承自己是“怕出事”,怕张大千的作品太“扎眼”。

    “东城老郭”收的画还有假?

    “东城老郭”这个称号,大家听过吗?

    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东城老郭喜欢名人字画”曾在京城律师界尽人皆知,说的是谁?就是原西城法院院长郭生贵。

    郭生贵的这个“雅好”可不是天生的,一位曾和郭生贵共事多年的东城法院法官就对媒体表示,早期可从未听说郭生贵有字画的爱好。后来,很多律师花大价钱购买名人字画送给郭生贵,而在这种你来我往中,郭生贵对字画的鉴赏能力也逐步在提高。

    律师界曾广泛流传一个说法:有当事人到郭生贵的办公室送上两幅字画。接过画后,郭便迅速到里间鉴别,然后很客气地将其中一幅退了回去。后来当事人才发觉,郭退回的那幅是赝品。

    但就是这么一个已经炼成“火眼金睛”的人,在法庭上,对于检方指控他收受的三幅价值昂贵的名人字画,法院最终却没有认定。

    为啥?由于对字画的真伪和价值没有统一和权威的认定标准,法院认为不能完全排除对于字画真正价值的合理怀疑。

    政知道再来说说曾震动一时的“河北第一秘”——河北省国税局原局长李真。

    李真案宣判后,他受贿所得的收藏品及珍贵物品拍卖会曾经轰动全国,但不少字画,却被明眼人一眼戳穿是赝品。

    李真案涉案物品专项拍卖会

    李真案涉案物品专项拍卖会

    “一眼看上去就知道是赝品,整幅画画得跟附上去的一样,两只鹰没有一点神,再看徐悲鸿的印泥都跑油了,怎么可能是真的呢?”“黄胄的《驴》,也真不了。黄胄是以速写入画,线条流畅,但这幅画的笔锋、线条都很呆板,一看就知道是照着画册临摹的”,一位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在拍卖会上估计,字画中约有三分之一是赝品或次品。

    而且在最先拍卖的字画中,65件拍品只有26件标出了起拍价,其余39件拍品不能保真。

    “赝品”也有“实用”功能?

    不少官员都曾收到“赝品”,但有一个地方的贪腐官员却似乎独具鉴定能力。有媒体曾经报道,山西落马官员贪腐金额多的原因之一,就是在山西贪腐官员的家中,发现了大量古玩字画,而且往往真迹居多,赝品极少。

    真迹,就意味着估价高,最后被认定的受贿金额就比较大。

    当然,话说回来,有些官员收“赝品”是“被骗”,但也有人收“赝品”是故意,毕竟有些“赝品”虽然不能保值增值,但好歹能洗钱用啊。

    据官方媒体报道,赝品可以通过不合法的渠道被鉴定为“真品”,然后送给这些“雅官”,然后行贿者以“雅官”名义将赝品拍卖,行贿者再指定竞买人举牌高价竞买,这样的话,受贿者就以隐秘方式获得钱款。再比如,“雅官”将赝品放到某经销商处,然后有意无意告知行贿者自个儿的收藏雅好,让这些行贿者到指定经销商处高价购买。一位检察人员就表示,不少贪腐案件的突破性线索可是从拍卖公司或经销商处获得的。

    出售”赝品”也是受贿方式之一

    有故意收藏“赝品”的,也有故意出售“赝品”的。广东省委办公厅原副主任、省公安厅原党委副书记蔡广辽被控受贿案5月13日在广州中院开庭。在检方指控的6单犯罪事实中,有3单和蔡广辽的文物收藏爱好有关。

    指控称,2006年至2013年,蔡广辽为商人纪镇武多次提供便利,先后16次收受纪镇武所贿送的人民币60万元,港币160万元,以及出售瓷瓶、佛像等“古董”的方式收受纪镇武所贿送的人民币179.11万元。

    纪镇武2006年第一次到蔡广辽家时,就购买了3个“古董”瓷瓶,蔡广辽以每个10万元的价格卖给了纪镇武。但是后来经鉴定,这三个瓷瓶都是现代工艺品,每个的价格为300元。庭审透露,这批瓷瓶是蔡广辽及其妻子在江西井冈山购买的。

    此后,纪镇武多次高价向蔡广辽购买“古董”佛像、瓷瓶等物,其中2007年花100万元买过一个“古董”瓷瓶,但纪镇武看出瓷瓶是假的,将其退还给蔡广辽后,蔡广辽并没有将钱退给纪镇武。但是蔡广辽的律师认为,蔡广辽并不知道古董是假的。

    厦门远华走私案主角赖昌星有一句话:“不怕领导讲原则,就怕领导没爱好。”上面这些雅官,为了自个儿的“爱好”收了不少东西,但不管收“赝品”是被摆一道还是有意为之,抑或是通过出售“赝品”的方式受贿,说到底,都是“贪”!

    资料| 新华网、人民网、央广网、检察日报、南方都市报、解放日报、《财经》杂志、广州日报等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南方新闻网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南方新闻网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南方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